夏天过了一半,城市“很热很过瘾”

来自:解放日报 | 2016-07-31 07:24 | 作者:马松

  7月22日,骄阳似火,河道保洁员在江湾镇的河道内冒着高温打捞垃圾。 蒋迪雯 摄     

  7月28日午后,电力工人头顶烈日在虹口区瑞虹路25弄抢修电路。 邵剑平 摄     

  7月21日午后,上海地铁维护保障锦江乐园工务段的维保人员开始高温巡检,此时钢轨表面温度已高达61.4℃。 蒋迪雯 摄       

  7月27日中午,外滩游客在热浪中穿行,当日是中伏首日,上海气温最高达40.3℃。 张驰 摄     

  7月28日,上海龙柏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务人员正在抢救一名因“热射病”晕厥的病人。 张驰 摄     

  7月26日,上海巴士第三公交公司曹杨路停车场修理车间一位技术员正在烈日下维修车辆空调外机。 马松 摄     

  7月28日午后13时,上海虹桥机场停机坪地面温度已达到55℃,东航的地勤人员在飞机下擦去汗水。 海沙尔 摄     

  7月27日午后,延安中路上匝道,一名交警在烈日下坚守岗位。   张驰 摄     

  7月28日,一道闪电划破上海古北地区的天空。 张驰 摄     

  7月28日,忽降的暴雨让路人猝不及防。 蒋迪雯 摄     

  要不是气象记录有案可稽,真要以为今年夏天已然是上海“史上最热”。
  然而,到目前为止,最热的上海,据记录诞生于2013年。这一年,上海发布了8个高温红色预警,最高气温超过40℃的有5天!2016年的上海之夏,能否超越历史,得看接下来的8、9月。
  不过,这一切并不妨碍生活在上海的人们,在即将过去的7月,已经扎扎实实地感受了一把“很热很过瘾”。
  7月23日,作为上海城市气温代表的徐家汇气象站测得最高温40℃那天,上海有地区自动站测到了42.5℃,过瘾;
  7月28日午后,一场雷雨“浇灭”了当天的红色预警。随后,徐家汇站气温从13时的38.7℃断崖式降至16时的26.1℃,12.6℃温差,只用了3个小时,过瘾;
  同样是7月28日,同样是午后,同样是上海,由于没有受到雷雨的眷顾,松江地区一台自动气象站,竟又测到了42.4℃的高温。有人笑称,当天上海市区装了台空调,把外机挂在了松江。过瘾……
  堪称恶劣的自然环境背后,城市的运行,却因为“人的因素”,并未受到严重影响。烈日下的建筑工人、空调安装工、机场地勤,汗流浃背;马路上的交警、环卫工、快递员,各司其职;车厢里的司机、售票员、“120”急救医生,坚守岗位;市井街道里的纳凉小孩、光膀大爷、阳伞美女,既然躲不过酷暑盛夏,不妨热在其中、乐在其中。
  “要不是现在的检测设备越来越先进,之前几年的基础建设越做越扎实,否则夏天的陆家嘴用电高峰,早就把我们‘整’趴下了。”上海市电力公司浦东供电公司东昌中心站站长王文成完成一天的巡检任务后,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做着当天的工作记录。在酷暑中,他心怀感恩。
  上海巴士第三公交公司曹杨路停车场修理车间技术员孙咏琦的工作环境,因安全需要无法使用空调,但她也有类似的感恩:“放在以前,我们这里400多辆公交车,夏季故障高发,全厂200多名技术工人不吃饭不睡觉,也修不过来。现在好了,技术先进了,车辆故障率低了,数字化程度高了。我们更多的是‘用脑子’来修车,不像以前那样全是‘躺地皮、钻车肚’。”
  “120”急救医生刘雯也感恩:“现在的车大了,空调足了,可以携带更多的随车家属,既融洽了医患关系,又方便我们医生在急救车上‘施展拳脚’。”
  “感谢用户的理解和他们递上的矿泉水。看到每家每户都用上了空调,我很自豪。”上海苏宁云商销售公司空调安装工庞奎师傅感谢着用户。
  其实,他们各自的“用户”们,又何尝不在同样地感恩着。

  本报记者 马 松 撰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