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马夫

来自:解放日报 | 2016-04-30 07:12 | 作者:邵剑平/秦东颖

  从最为熟悉的本土赛场到征战全球的巡回赛事,马夫们都坚持陪着马儿和骑手一起出行,无怨无悔。(雨中倒影)   

  女马夫如同擦自己皮鞋一般将赛马的马蹄擦得“雪亮雪亮”。   

  待马儿全部安顿好后,才是女马夫们午餐时间,就在马厩简单对付。   

  赛马都是聪明的小家伙,时不时要向女马夫讨个吻。   

  递上马儿最喜爱的胡萝卜,再来几下“按摩”,女马夫的柔情将马儿调教得服服帖帖。   

  每一匹战绩卓越的马匹背后,都一定有着一个细致用心的马夫。   

  马儿很乖巧地舔着女马夫手背,似乎在说“你辛苦了”。   

  给俺老马一起照上

  2016上海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再次让观众领略了顶级赛马的驰骋英姿。
  这些在场上桀骜不驯的“马斗士们”,私底下也会像个孩子,它们真性情的一面,只有日常照顾它们的马夫才能看到。为了照顾好这些马宝贝,全年十多站的环球马术冠军赛,都有一群马夫陪伴照顾。从男女比例而言,男马夫和女马夫人数各半。但因为女性特有的温柔和爱心,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女马夫与马儿们的亲近场景。
  来自英国的艾米莉告诉记者,因为妈妈在马术学校工作,她从小就喜欢与马亲近。应聘女马夫的工作,是因为她很喜欢到各地旅游。“我自己也是一名骑师,懂得更好地与马交流。当然我参加的只是一些家乡的比赛,马匹也没有环球冠军赛的赛马级别这么高。”
  经迪拜转机,赛马们经历了差不多14个小时的飞行才抵达上海,飞行会不会给照顾马儿带来不便?艾米莉说:“其实还好。虽然到上海算是最远的一站,但整个过程我们还是会和日常一样照顾它们。飞机上的温度跟上海的气温差不多,它们有宽敞的空间、充足的水,还有爱吃的胡萝卜。”记者问:“马儿到上海有时差吗?”艾米莉表示:“马儿比我们更职业,我没觉得它们有什么不适应,反倒是我跟同事们有时差反应。
  多辄六匹,少的两三匹,根据每站比赛情况不同,每个女马夫每次照顾的马匹可能不同。面对同一个女马夫时,马儿们会不会“争风吃醋”呢?艾米莉笑着回答:“这还是跟每匹马的性格有关,有的比较粘人,有的比较高冷。会撒娇的当然比较多。”
  事实上,这些顶级赛马都与人有着天然的亲近性。在马厩里,当艾米莉看手机时,在她旁边的马儿会把脑袋凑上去捣乱; 而当另一名女马夫亲吻一匹赛马时,周围的几匹马儿也会“嫉妒”地看过来。
  马是与人关系最亲密的动物之一。它们同时也很“挑”人,在与人的接触跟合作中有着苛刻的条件。首先你必须能够驾驭它,还要有技艺,向马展示你的智慧,然后是你的抚爱和关心。如果人赢得了与马的合作,马才会对人产生深深的眷恋。
  赛马与女马夫之间,没有语言交流,为何彼此间有深厚的信任和依赖?记者从女马夫们的日程安排中找到了答案,马儿与她们的相处时间远远多于骑手。法国人卡罗琳从事女马夫职业已经10年,可谓经验丰富。每天早上7时,她们就要到马厩喂食马儿、做清理工作。上午带马儿出来遛遛,下午要带马儿跳跳障碍,锻炼肌肉。马儿回马厩前,卡罗琳还要给它洗洗刷刷。记者看到,马儿们洗澡时都特别乖,很安静地一动不动,享受着“水疗按摩”。卡罗琳说:“每匹马儿还有自己的小嗜好,比如除了胡萝卜、苹果,有的爱吃香蕉,有的还喜欢吃糖。摸清每匹马的习惯,可以跟它们更好地相处。”
  女马夫们没有台前的光鲜。赛马胜出时,第一个欣慰鼓掌的是她们;赛马落后时,第一个跑上前去拥抱安慰的也是她们。她们是马儿最爱的人。

  本报记者 邵剑平 秦东颖 摄影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