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资本”来了……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6-11-27 10:32 | 作者:谢飞君

  北京的Binggo咖啡举行项目宣讲会,创业者带着自己的项目向投资者和导师介绍。 CFP供图   

  本报记者 谢飞君

  11月19日,是胡嘉润在成都参加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当评委的最后一天。晚饭时,他的身边坐着一位至今没有融资需求的创业者,而饭桌上好几位当地老板都称“有钱没处投”。
  “真正好的项目不会缺钱。”90后创业者胡嘉润对于资本的乐观始终如一,“前提还是要脚踏实地。”
  他把“脚踏实地”这个词说得掷地有声。在他身边确实有不少小伙伴,曾经红极一时,最后无声无息。
  “如果是草本植物,多数到了冬天就没了; 如果是木本植物,明年会重新生长。”在身兼创业者和创业服务者两种身份的王俊看来,当下资本趋于理性,使创业回归本质,“现在创业项目的健康度,直接决定其能否获得资本青睐”。

  资本理性了
  而今再有人做“O2O”(Online To Offline,是指将线下的商务机会与互联网结合),几乎必死无疑,因为资方拒绝投

  最近很多路演活动,创业者秦宜都索性不参加了。
  85后秦宜是一家手游公司的创始人。今年6月成立公司后,曾一度要求自己每周都去参加路演,去见投资人。但这个状态定格在了10月底,当天沪上一家知名创客空间组织的私密路演上,7位创业者分享各自项目。“每一次路演,每位创业者都会介绍行业的体量和创业历程、团队,能感受到自己表达能力的提高,但对推进项目并无实质进展。”
  秦宜之所以创业,是因为之前参与过很多成功的手游项目开发,“成功率接近100%”。在这样的成绩面前,今年年初,他甚至没有去了解资本市场的大气候,就决定组建团队自己干。
  但从第一次参加路演开始,他就意识到大家口中的“理性资本”。每一次路演结束后,照例会和各个机构的投资人互动,互留联系方式,他也一再强调自己的团队非常优秀,但出让15%融资400万元的天使轮,至今没有着落,甚至连对估值“讨价还价”的投资人也没有。
  秦宜心里日益明白,手游行业经历前几年的野蛮成长后,市场已变,很多投资人一听方向就不感兴趣了。但他执拗地认为,投资人还是应该先看团队再看领域,而不是一听到手游就拒绝。
  但恰恰,风口和投资关系紧密。比如,现在市场普遍认为再有人做“O2O”几乎必死无疑,因为资方拒绝投这个领域。
  所以,现在的秦宜,决心花自己的钱挺住,把这个阶段“熬过去”。
  “经历完资本热潮,创业者如今都学会了等待,但等待中的创业者其实心里很明白,有的是坚持,有的是维持。”王俊说。
  王俊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是一家为投资人和创业者牵线搭桥机构的创始人。一方面,他工作中会接触大量各阶段的创业者,筛选有价值项目推荐给投资机构;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是创业者。
  “从投资机构直观的投资数量来讲,如果去年同期投10个,今年也就投3个。”在王俊看来,去年以来,“吹泡泡讲故事”的项目就没有了后续资金。
  对于自己接触的创业者,王俊会给他们贴标签,概括起来,就是“靠谱或不靠谱的人”做“靠谱或不靠谱的事”。
  “遇到‘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会特别想提供帮助和服务;而‘靠谱的人做不靠谱的事’,往往是创业者第一次尝试创业,一般会去告诉他大概前面有哪些坑,至于是否继续,还是看创业者自身。”而在前一波的创业热中,也不乏“不靠谱的创业者”,在王俊看来,这些人属于“伪创业者”,“在资本充裕时大家搏机会,而今资本理性了,‘无钱可烧’,有不少创业者选择去公司应聘,也是不错的选择”。

  创业者抱团
  投资人更苛刻了,讲故事拿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创业者至少学会了抱团省钱

  从王俊接触的创业项目,能直观看到“理性资本”带来的影响。他更愿意把一些创业项目比作单年生的“草本植物”,但“木本植物”就不同了,冬天来了,叶子会掉,恰如好项目至多在“冬天”裁掉些人,但不妨碍次年再生长。
  “草本植物”离开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有一些是共通的:讲故事拿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有些项目前期估值过高,比如在天使轮拿了太多钱,后面找不到人接盘。王俊粗略估算过,公司接触的创业项目,有一半因为各种原因不再继续。而继续的,也呈现出不一样的面貌,比如他自己。
  王俊的创业项目,说白了就是“创业咖啡”。2012年他成立第一家咖啡馆时,总理还没去北京创业大街喝咖啡。他是国内尝试创业咖啡最早的一批,而今他坦言,“创业者的核心需求是钱、人、地、资源。”
  早在去年年初,“那段时间不断搞活动,每一场都乌泱泱地来很多创业者,大家凑在一起很热闹,但也只是混个脸熟。”最痛苦的是活动结束后的夜晚,王俊翻来覆去睡不着,“白天热闹,到了晚上又觉得什么也没剩——创业者没有融到钱,投资机构没找到好项目,自己这个平台也毫无价值,因为没有完成‘连接’”。
  11月17日,记者来到王俊的机构。700平方米的空间,位于五角场中国(上海)创业者公共实训基地,由杨浦区政府免费提供,和之前的办公场地相比少了租金压力,但王俊却并没有把它打造成咖啡馆。
  “以前很多创业者都是有个想法就到咖啡馆碰头,一聊聊半天,聊过算数。现在我们的定位类似于创业‘诊所’,专门服务优质项目。”较之去年,今年活动少了,而且大多是闭门活动,注重前期筛选,专注于从天使轮到A轮……
  曾经,距离王俊的团队10公里之外,陈心平的团队也在做类似项目。他们偶尔打照面,但是并无深交。经过投资人的牵线,他们有了一次长谈,一拍即合——既然两个团队各自在做几乎一样的事,那就合并,各自团队的10多人各自保留一半,资源优化,抱团取暖。
  今年5月完成整合后,公司的活动也继续精简,和以前几乎每天都有活动相比,现在上海、南京、宁波、杭州一个月加起来也就10场活动。
  “做活动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这个道理,王俊花了很久才想通。真正做了减法之后,王俊发现可以腾出手做更多事,而今公司在北京也有了场地,在深圳和上海虹桥枢纽的布点也在进行中。“这样一来,基本上80%的创业者聚集地都覆盖了。”
  而在各地接触创业者,会发现每个地方各有特点。“北京的投资人看你的赛道有多宽,但上海的‘审美观’是清晰数据,一直都相对理性。”王俊说。

  前提是踏实
  没有谁可以一天长大,能突然长大的反而来去匆匆

  胡嘉润是浙江金华人,他到上海求学,在国家鼓励大学生休学创业前就先“吃螃蟹”。在他看来,资本本来就是周期性的,“有些小型机构前面投了太多项目,回收的周期要3年到5年,那之后就会无钱可投。但真正好的项目不会缺钱。创业者需要的是踏踏实实做事。”
  胡嘉润公司的产品,一度的定位是为全国高校微信公众号做平台技术服务,所做事情并不复杂:开发一些通用模板,包括活动报名、抢票、投票、提案、失物招领等,供高校学生会等学生组织的微信使用。目前已与全国1800多家高校达成深度合作,“地盘”抢占之后可基于校园做商业化尝试,比如推校园艺人,比如校园场馆的闲置利用,比如和永久自行车达成校园单车战略合作。
  在项目开发的头2年,正是市场资本最充裕的时候,但胡嘉润一直没有引入资本。用他的话说,自己也会去见投资人,但总是抱着不着急的态度,尤其是对那些要求他迅速商业化却又无法提供匹配资源的投资人。
  因为从上海起家,项目的国内高校拓展之路从复旦大学开始。胡嘉润说,他从新媒体创业扩充到青年文化领域,纯属无心插柳——在连续多年支持复旦诗社后,今年1月,他个人向复旦大学捐赠500万元成立嘉润文学发展基金,之后,通过该基金运作的“复旦嘉润文学奖”征集到大量优秀的校园原创作品,就有了原创IP影视化的设想。这样的基础又被光线传媒看上,在今年4月获得千万元投资,真正开始基于校园做青年人的文化娱乐。
  所以,胡嘉润对于资本的理解,还是看做的事情对不对。“比如一个店投了10万元,假如可以看到5万元的盈利能力,那说明商业逻辑是对的,需要钱的时候根本不用愁,前提还是脚踏实地。”
  95后女生王凯歆的“神奇百货”,打着面向年轻消费者的电商购物平台的标签,得到过1500万元的A轮融资。但因为缺少管理经验,负面消息接连传出,上个月,“神奇百货”官网已无法登录。
  “还有佳文,现在我也不清楚他在做什么,没有音信了。”因为都起步于校园服务,胡嘉润和90后创业者余佳文私下是好友。当余佳文风靡一时的产品“超级课程表”遭遇低谷时,他曾到胡嘉润那儿住了一阵。在和同龄创业者的交流中,胡嘉润得出深刻感悟:踏踏实实做事,在做事的基础上做营销,可以锦上添花;但如果没有那个基础,肯定hold不住,只会招来横祸。
  “创投圈流行一句话:天使看人、看理想,A轮看产品,B轮看数据,C轮看收入,上市看利润。”胡嘉润坦言,身边有很多创业的年轻人,但不少人根本没想明白商业模式,只一心找钱,“老想着等哪天用户上来了,我就有钱了,这必然很危险。”

  更好的时代
  创业的本质,从来都没有变过

  成功的路径总是多有相似。1988年出生的文泽平,从瞄准校园市场的电子公司起步,今年盈利额已达千万元。
  “很多创业者一说销售就是抢占市场、圈客户,但文泽平一开始的做法就不一样。”胡嘉润说,当文泽平预估一所学校有1万台潜在电脑销量时,制定的目标永远是先锁定其中500台。但靠着闯劲和韧性,他一所所学校地“拿下”。在胡嘉润眼中,500台的“小目标”比动辄想抢占所有市场要高明得多,因为创业最基础的一条是可以活下去。
  在另一位创业者那里,记者几乎听到了同样的话。“无论在什么时候,创业的本质是有市场需求,在资本不确定的情况下,知道自己怎么可以活下去。”连续创业者李钟德的创业项目,从帮助用户扫描得知国外红酒价格开始,积累起诸多目标用户,最终通过红酒销售得到收入,默默坚持了两年。
  “很多年轻的创业者如果两年拿不到投资,往往会觉得坚持不下去,但因为我之前的创业经历,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对。”李钟德说。
  关于资本的探讨,继续在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进行着。11月16日,上海科技馆进行了有关资本现状的高峰论坛。当天的圆桌论坛环节,很多投资人表示,资本理性挤压了前两年的浮躁泡沫,对于好项目而言,这是更好的时代。
  “今年的融资慢了,但好的项目还是可以获得投资,而且估值合理多了。”在光速中国基金合伙人韩彦看来,机构并不缺钱,“只是资本越来越谨慎,对案子的方向和对创始人的要求越来越高”。
  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在和创业者分享时也强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不要迷恋技术,而是要找到好应用,解决用户痛点。“比如我们为什么会投资摩拜单车,主要是觉得它解决了很多人群的痛点,就是最后一公里出行。”黄佩华说。
  “在资本市场,每过6-8年,就会有一批人呻吟,说没有方向了,但一定会有另一些创业者,在低谷里创造新的价值。原因何在?因为每过一个时间段,人的需求会有大的更新,机会也随之被颠覆,所以大家可以沉下心来,从自己的身边去思考,到底有什么刚需在这里面。”韩彦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