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有话

 

来源: 解放网 | 2016-02-26 14:40 | 作者:非文

画中有话·际遇

2016113日,小雨。

 从金桥小企业中心出来,天空中的冰丝雨线直戳脸颊。时间刚刚好,可抽空去一次文智工坊,看一下正在创作中的绒绣手包。车至唐陆路的唐镇文创园,迎面矗立的古巴文化节巨幅海报让混混的天地豁然明亮起来。

人与人的际遇如此神奇!

进至工作室,却遇到了两位先生。经友人介绍其中一位是曾经画过50个古镇的夏老师,一位是做自媒体推广的姜先生。

落座。因古镇话题而谈起高桥,职业习惯使然,对高桥古镇之精要侃侃而谈,“三刀一针”、仰贤堂、杜月笙,绒绣、本帮菜、松饼......

夏老师听得入神,咋舌称奇,说从不知道上海还有一个高桥古镇。立即翻出仰贤堂的照片,那栋临水而建的老宅子不说话,但水中倒影在波纹中摇曳,凝视片刻之后,就似有一只手拉住你,带你穿越回百年前的旧时光。

夏老师说能够遇到即是缘份,还能相识那是福份了。既然有一个高桥古镇,就一定要去看看。欣然允诺,如果来一定要告诉我,好陪着他一起走。

天越来越阴沉,半小时后起身告辞,别过新朋老友。

未曾想,这偶然的相逢,虽仅只有半小时,但似是故人,妙不可言。

翌日,就被夏老师的侠情所感动。半小时的漫谈使他对高桥心生向往。他仅凭那幅仰贤堂的照片,便画出一幅绿色盎然的线描画,左上角还配了四个字“走近高桥”!而这,正是我心心念念想要寻觅的“画说古镇”!

发去留言,诚邀夏老师来高桥逛逛。夏老师说一定会来!

 

画中有话·探访

24 阴。

 二月初春,梅花含苞。春节前夕,高桥古镇来了两位普通的游客。他们拎着照相机,漫步街头。那些保存完好的老房子,那些匆匆赶路的老居民,那些悠悠喝茶的老戏迷,那些风蚀残存的老碑亭。无一不述说着高桥数百年的沧桑变迁。虽没有我的陪伴,但他们依然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去定格了那乙未年末的高桥古镇。

三个小时,从东到西,从南至北。他们扣石问路、随心游弋,一路觅得至德堂、沓至永乐碑,寻得石家街、问与长兴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擦肩而过,缘来缘尽。

至行程将尽,夏老师发来微信与我道别,言不虚此行,来日方长!而我因琐事缠身终未能兑现承诺陪伴一同走走弹格路。

故事至此,理应结束,深作揖谢过各位看官。然而,让人意外的事情却在丙申新岁里发生了!

 

画中有话·高桥

217 晴。

 正月里上班总有一种隔离感,十五的汤圆没吃,那就是年。那些一起战斗的小伙伴还有未归队的,一起商议执行的文艺青年们还在路上,共同推进项目的团队尚在休假中。好吧,那我们先把群众文化工作热起来,闹元宵的气氛搞起来。

而当光线逐渐暗淡之时,夏老师的微信更新了,那黑色线描中的冬日老街与老房子,在轻描淡写中的一抹红却特别温暖。画作还配上一段随笔,被姜先生编辑的很古朴,美极了。我给它取名《石家街即景》。

细细品味那张画,倏地静思起来。古镇并不只是一群老宅子,那老宅子也不只是阳春白雪。通往老宅子的路都是崎岖的,蛇行于斑斑驳驳的墙下,稍显破败的窄窄的巷子,其中蒸腾的烟火气息,商贩来往的叫卖声声,自行车轮的吱吱叮当......这些见惯不怪的生活琐碎却深刻表达着这个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不光鲜亮丽的小镇,不唯美浪漫的古迹,不富足殷实的家族,不追逐潮流的住民。极目远眺,三根工业烟囱吐着白烟,昭告天下现在已非旧时。仰头四望,突兀的玻璃幕墙建筑物从屋檐上探出头来,窥视老街的光影轮回。但这些并不意味着颓废、没落,恰恰是一个个新生的希望。当初次踏入慢节奏的老街,人们自然而然地放慢了脚步。一个个思考题从大脑皮层中输出,对照鲜明的老宅新楼、绿园白烟,人们开始辩证地思考快速发展给生态保护提出的问题;看着为生计奔波的人们行色匆匆,大体会发出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夏老师笔下的高桥古镇,写实亦写意,耐人寻味。发去微信留言,夏老师回复:正在为高桥古镇创作一个系列,将有36幅画,待他边画边写慢慢发布。

30分钟漫谈,3小时游访,36幅画作随笔!

刚刚看到的《石家街即景》已扣人心扉、发人深思,接下来的画作随笔将会是怎样的真情实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