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成长的童书,是爱的容器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6-11-26 09:45 | 作者:粲然

  ■粲 然
  2016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刚刚落幕。
  据主办方统计,本届童书展吸引了300余家国内外童书出版和文化创意机构,举办了100余场阅读推广和专业交流活动,共展出6万余种中外童书。
  在为期3天的童书展上,既有充满“中国味道”的原创作品,又有标志“世界风潮”的西方佳作;既有代代相传的爷爷辈的童书,也有最新出炉的绘本,让到现场观展的4.2万多小朋友及家长们,目不暇接,收获良多。
  在这个缤纷多彩的童书世界里,亲子阅读成为了被媒体所瞩目的一道风景线。
  那么,怎样的亲子阅读更接近孩子的本真?如何让优秀的童书为孩子插上成长的翅膀?作家粲然携其新书《妈妈菩萨孩子佛》在近日于建投书局举办的一场读书会上,就这些关于童书阅读的问题讲述了她的经验和心得。

  今天,我们共聚在这个读书会,其实并不是为了我的新书,而是为了孩子们的成长。这就像我所写的“妈妈牌童话”的意义,并不在书本身,而是在于它或多或少展示了,我们这一代父母在用什么样的方式带给孩子一种想象力和创造力。
  在我的体验中,写童话能将说“我爱你”不足以表达的情感,和说完“我爱你”就开始减弱的感情存储起来,像导线一样延长,让孩子在不同年龄阶段都能体会到不同的爱。
  我有一种感受:孩子的爱,让我们不停地去看到远方的爱;妈妈的爱,让我们不停地去关注当下的爱,这两种爱都非常珍贵。我写《妈妈菩萨孩子佛》这本书,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安驻在这样珍贵的爱里面。因为,这样的爱能够让我们觉得生活是非常好的,生命是非常了不起的。

  一次心理演练

  夜幕降临,妈妈温柔地把孩子揽在怀里,轻声讲着故事。这样的时光,就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充满爱与温暖的片段。
  同时,亲子阅读的过程也是孩子对词汇认识与积累的过程,更是一种美好的感受世界的过程。我举一个例子,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绘本故事《小塞尔采蓝莓》。故事说一个叫小塞尔的小朋友,他的妈妈在一个秋天带他到山上采蓝莓,因为妈妈要做蓝莓酱给他吃。到了蓝莓山,妈妈给了他一个小铁桶,妈妈在这一边采蓝莓,他在另一边采蓝莓。整座山上都是蓝莓,小朋友就忍不住边采边吃,以至于他和妈妈走散了。
  山上有一只小熊叫小比尔,它也是跟着妈妈去采蓝莓,也是边吃边走就离开了妈妈。在山上,小塞尔和小比尔都找不到妈妈了……故事的结局是,孩子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回家了。
  在我看来,每个孩子的成长都像是小塞尔们在蓝莓山上的故事,不停地在想我的成长会发生什么事、不断地面对成长所带来的一切。对于学龄前儿童而言,成长就意味着离开自己的家人去独自面对世界。那样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呢?在《小塞尔采蓝莓》这个故事里,作者给了他一个非常丰富而安全的世界——一座山,山上有孩子们最喜欢的东西。在这个丰沛而安全的大自然的世界里,作者引导他们慢慢地离开妈妈,慢慢地融入世界,慢慢地去走自己的一条路。这就像是一次充满安全感的心理演练,让孩子们跟着这个绘本故事,在蓝莓山上一次次地通过自己的想象,去走一条离开妈妈的路。

  词汇背后所有的感受

  我是孩子两岁多的时候,读的这本绘本,读了将近有一千遍。一天早上,孩子拿着这本绘本过来,他一边说着小塞尔采蓝莓,一边做了一个动作,用脚在地板上踩了一下。我才发现,我们读了将近一千遍的小塞尔采蓝莓的故事,那个“采”其实是“踩”。
  我们会发现,孩子像蚂蚁搬家一样慢慢地把一个词“搬”到一个位置上,试一试,用一用,看看大人怎么理解、怎么反应。这就是孩子学词汇的一种方式。
  所以,那天我没有给他读书,而是把他带到一个草莓园去采草莓。我想,孩子对“采”这个字的认知,不仅仅是一个字或词汇的获得,它更代表着词汇背后所有的感受。“采”这个字背后,有一种丰盈的充满期待的感受,以及采了水果之后放在嘴里的口感。这些感受,就像春雨滋润孩子心田那样的美好。
  经常会有父母来问我,为什么我孩子写作词汇单一、很枯燥?我觉得,这其实与孩子很小的时候词汇以怎样的方式“到达”他们有关。那些名词、形容词、量词等等,它们是以生动可感的方式到达,还是以背诵、记忆的方式到达,会带来孩子今后语言表达丰富性和多样性的差异。我希望孩子能多以感受的方式来认识书本中的各种词汇。

  故事所演绎的儿童心理

  阅读,也常常是我们家长面对孩子情绪的一种有效方式。比如,害怕是种什么样的感受?有的孩子会说他们怕黑、怕怪兽。有的孩子仅仅是害怕空调滴滴答答的声音,或是害怕经过安全通道。这个时候,我们要怎么跟孩子讨论害怕,又要用什么方式去告诉孩子害怕是理应存在的情绪?
  我选择的还是亲子阅读的方式。当然,重要的并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你怎么去跟孩子一起去面对故事所演绎的儿童心理。绘本《我的橱柜里有个大噩梦》讲一个小朋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害怕,他害怕什么呢?他害怕床前的橱柜里有一个大噩梦。他告诉父母说,我橱柜里有一个大噩梦。他父母和所有的成人用的方法一样,告诉他,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大噩梦,你的害怕是不存在的,不用害怕。
  但这就像我们看鬼怪故事的时候,我们明知道这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心里还是害怕一样,孩子也必须学会怎么跟这个害怕共处。那么,这个故事是怎么处理孩子害怕情绪的?因为,所有人都不理解这个孩子的害怕,所以,这个孩子必须自己面对他的害怕。每天,他都把很多玩具放到自己的床前,这些玩具是机关枪、大炮、坦克,所有的枪头都面对着橱柜。
  夜深人静的时候,橱柜门就打开了,里面真的探头出来一个大噩梦。这是第一步,接受孩子的害怕。接下来,怎么办?孩子马上拿起床头的机关枪,对着大噩梦开枪了。这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大噩梦哭了起来,哭得越来越大声,以至于这个孩子要抓住它的手告诉它,不要哭得那么大声了,会把我的父母吵醒。第二步是告诉孩子,噩梦是强大的,但你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征服它。第三步,大噩梦还是不停地哭,孩子只好把大噩梦拉到自己的床上哄睡它,即你可以自己疗愈自己内心的害怕。
  最后,大噩梦睡着了,可是这个孩子还不能睡,因为,橱柜里可能还会有一个大噩梦出来。这是第四步,承认恐惧是源源不绝的,你还要不停地去面对你下一个恐惧。
  这套丛书把萌生过害怕这种情绪的孩子的故事聚合在一起,不停地去探索恐惧背后是什么、我要怎么样面对恐惧、幻想中的恐惧到底是什么东西?重要的一点是,儿童心里的很多东西是在幻想之中的,家长要怎么去面对他们潜意识的东西?阅读可以多大程度地抵达他们的潜意识?以我的感觉,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用各种象征的方式对他们进行故事疗愈是很重要的。

  优美有潜移默化的作用

  今天,我们的孩子不可避免面对的是网络语言与视屏直播,这容易使得他们与那种真正可以抵达人心的书面语言产生某种距离。
  面对这个问题,我的做法是,精选一些优秀的诗歌,让孩子们去吟诵、去领略、去理解。通过这样的过程,语言的优美就会渐渐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人心都是一样的,都会感知好东西,而当他感知了好东西之后,就会慢慢用好东西来影响自己的生活和美学感。这就像我们走进了一家非常好的书店和我们在地摊上翻书,看起来我们接收信息的方式是一样的,但其实周边的氛围不同,对人心的影响就不同了。当孩子很郑重地一起讨论真正好的语言,在童年时他们跟这些语言有连接时,我想这会对他们将来的语言发展产生影响。
  我让我们幼儿园的孩子读过日本诗人、童话作家宫泽贤治的诗《不输给风雨》。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日本很多学校把那首诗写在黑板上,“不输给风,不输给雨,无畏大雪不怕炎夏……”
  那么,我为什么要让我们幼儿园的孩子读这首诗?因为,前不久我们厦门发生了特别大的台风,一夜之间,许多树都折断了。我们幼儿园里所有的秋千都倒了,孩子们去帮忙把秋千扶起来,在边上看爸爸们在那里修整幼儿园的设备……
  这个时候,我们就把《不输给风雨》这样一首诗带给孩子。因为,我们知道,所有好的语言和好的生活,有力量的语言和有力量的生活,当它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会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影响。
  今天,我就是想从词汇、情绪和生活本身彼此之间的连接性,来说明我们怎样通过童年时代的阅读,教孩子学着用优美的语言,或者优美的母语式的思维,面对来自成长中的问题。
  当然,答案不仅仅是在书本里,更在书本之外我们和孩子一起经历的成长故事中。
  (本报记者 黄玮 整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