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种市民诉求强烈的交通违法行为中涉出租车行业11种。某出租车公司想在本市率先装车内监控——

出租车内安装摄像头,你怎么看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6-04-22 06:21 | 作者:张家琳

  CFP   

  ■本报记者 张家琳
  手机、钱包乃至行李箱,乘客物品遗忘在出租车上,刚下车就联系司机,对方却称“没看见”;绕道多收费、出具违规发票、故意让计价器失准或损坏、恶意捉弄侮辱甚至殴打乘客……市交通执法总队近日宣布的16种市民诉求强烈的交通违法行为中,涉及出租车行业的就占11种。
  乘客要投诉打车过程中的恼人经历,缺乏证据成为一道难题。有人建议给本市5万辆出租车安装摄像头。支持者认为,安装摄像头,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反对者认为,装了摄像头,个人隐私全没了。
  出租车内是否属于公共空间?安装摄像头会侵犯乘客个人隐私吗?随着城市上空各类摄像头架设日趋密集,谁来为监控“把关”,公共电子眼和个人隐私该如何划分……成为公众热议话题。

  记者调查

  物品遗落出租车只能吃哑巴亏?

  市民王小姐近日致电本报新闻热线63523600反映,她乘坐某品牌出租车从浦东白杨路到提篮桥。刚一下车,便发现自己的iPhone6手机掉在副驾驶座上。她赶紧借路人手机拨打自己手机,先是无人接听,不久就呈关机状态,整个过程不足5分钟。
  王小姐拨打出租车公司客服热线,对方称司机暂时联系不上。王小姐马上拨打出租车行业监督电话,司机很快找到,可对方坚称自己没看见手机,咬定是后续乘客拿走了。
  记者就此联系涉事出租车公司,对方表示已多次做司机工作,但司机坚称自己没拿,还怪公司“冤枉好人”。双方各执一词,企业也很头疼。
  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上,记者看到类似投诉为数不少。失主“胸闷”之外,似乎都指向司机“见财起意”,可司机两手一摊:请拿证据!
  记者为此采访了本市大众、强生、海博、锦江、银建五家出租车公司。其中一家公司介绍,其日均受理乘客报失约90起,其中无车辆相关信息的报失约占50%,失物中最常见的是手机、钱包、雨伞、钥匙、行李箱等,失物找回率年均约48%。另一家公司坦言,如今能找回的失物只占40%,且多是钥匙、雨伞等不值钱的东西。

  失主呼吁装摄像头解取证难

  失主王小姐说:“如今已是高科技时代,上海的出租车能否安上摄像头,这无论对乘客还是守规矩的司机,都是一种保护。”
  其实,不仅是失物纠纷,乘客要投诉出租车服务问题,也面临取证难。比如,少数司机拒载甚至窃取、调包交通卡,这些让乘客深恶痛绝的行为,如果车上装了摄像头,就能说清楚了。
  然而,记者近日在福州路来福士大厦、徐家汇国际和平妇婴保健院、江宁路梅龙镇广场等多个候车点,随机采访听取司机和乘客意见,却发现双方的意见有点出人意料。一些出租车司机对安装摄像头表现淡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有的还表示欢迎。有司机表示,出租车也算高风险行业,尤其是夜间营运、跑远路,安装摄像头能保障自身人身安全。
  可一些乘客并不这样看。“一上车就被摄像头全程跟踪,我的隐私呢?”有乘客不假思索地说。“有摄像头,我感觉随时被监视,浑身不舒服。”除了心理不适,乘客更担心隐私泄露。乘客刘小姐说:“马上要入夏了,女性衣着一旦走光,被摄像头拍下来,万一流散出去,太恐怖了。”
  也有一些乘客表示支持。银行窗口职员罗女士认为,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一种,既然是公共交通,车上空间就属于公共场合,没必要对出租车安装摄像头过于敏感。“地铁、公交车、银行ATM机等都安装摄像头,出租车装摄像头,不是一个道理吗?”有些乘客则提出一些建议,如“安装摄像头的出租车应明示,尊重、保障乘客知情权、选择权,让乘客自主选择乘与不乘”“安装位置要恰当”等。

  网民关注

  “最担心摄像头管理”

  出租车内是否要安装摄像头?记者在微信朋友圈内做了一个微调查,结果26人支持,1人反对。“监控不担心,担心的是谁来把关监控。”网友们认为,相比安装问题,更应关注对摄像头管理。
  对此,本市一家出租车公司表示,他们正与研发公司合作开发车载OBD终端系统,结合GPS技术和汽车诊断技术,实现对车载ECU控制芯片的数据分析,做到对车辆身份、轨迹、里程、驾驶状态、驾驶人员的有效监控。不过,对于系统后台数据信息管理,如何规范视频查看的权限和程序,以及信息外泄后如何确定责任并加以追究,对方也没有做出说明。
  上海政法学院编审、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汤啸天建议,对视频监控系统的制度建设可多方面规范:明确监控系统的设置权和管理权归属;规范公共场所监控视频和图像的采集、保管及使用的权利义务;明确监控资料作为证据使用的法定程序;制定监控系统的安装、维护和使用的技术标准;明确违反相关规定的法律责任。

  各方意见

  出租车内空间是否属于公共空间

  市运管处:出租车定位非公共交通 法律专家:出租车内属半公共空间

  职能部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在给记者书面回复函中称:鉴于出租车行业定位并非公共交通,如要安装,“是否涉及乘客隐私等也为社会关注”。
  上海政法学院编审、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汤啸天并不同意市运管处的说法。他认为,出租车应属于公共交通工具,出租车内的空间属于半公共空间。在私家车绝对隐私与公交车难有隐私之间,还存在着出租车这种舒适度较高、又并非封闭状态的中间地带。一般认为,隐私权的行使要受场所性质限制。如坐在出租车后排的乘客间交谈方便,但如果在出租车内进行带有亲昵举动,应视为自愿放弃隐私权。
  除隐私问题外,一些操作上的问题也不得不考虑。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认为,去年10月,交通部曾就关于加强出租车管理在车内安装监控设备表示,暂未做统一要求。目前相关的法律和行业法规尚未有出租汽车车内安装摄像装置的有关规定,行业管理部门在现阶段无法强制性要求落实此项工作。此外,在政府定价、规定企业承包指标等现实状况下,市场化运作的出租车企业是否愿意承担改造成本,也是一个难题。
  对此,几家出租车公司则表示,安装摄像头视频监控不失为确保司乘双方权益最有效的一种方法,“从技术上看,没有问题”。
  华东政法大学社会管理综合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行政法专家邹荣说,对出租车安装摄像头是否妥当而引发的争论,凸显乘客个人隐私权与公共秩序、公共管理的冲突。他建议通过立法来实现公权、私权的平衡,以求得最大公约数。汤啸天建议,出租车摄像监控设备的安装,最好能事前广泛、深入征求乘客、驾驶员、企业和社会各界意见,充分协商后再定。只有时刻从乘客角度出发,让乘客感受到权利和尊重,变管理为服务,改革创新才能以最低成本、最小阻力得以顺利推动。
  上海沪中律师事务所律师欧以文说,一旦安装摄像头,持有视频监控资料的出租车企业,如面临乘客投诉,就应提供相关证据。否则,当乘客主张的相关事实不利于司机时,法院会推定乘客的主张成立。显然,这更有利于保护乘客权益,对司机、企业也起到切实有效的监督。近年来,出租车治安事件并不少见,装了摄像头,对震慑犯罪、协助警方破案,同样事半功倍。

  他山之石
  出租车内装监控
  杭州重庆这样做

  目前,国内已有重庆、武汉、广州、南京、杭州、东莞、成都、天津、合肥、嘉兴、温州等城市,先后在出租车内安装监控设备。有的运行一帆风顺,有的则磕磕绊绊……
  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出租汽车管理处管理三科工作人员说,早在2011年3月,杭州市的出租车就开始安装摄像头。当时每辆车安装三个摄像头,分别位于车前端后视镜位置、后备厢内以及车厢后排。职能部门曾多方听取乘客、司机、企业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各方意见,自去年起,主城区全部10063辆出租车又陆续加装一个摄像头,起到行车记录仪的作用,计划于今年全部安装到位。运行几年的实践证明,当地出租车未发生过特别重大的恶性事件,也没有发生过乘客就隐私问题向职能部门投诉。有关负责人强调,只有在运管部门接到乘客投诉,或治安管理部门处理案件时,才能调看。
  早在2007年,重庆公运集团出租车公司免费为旗下1200多辆出租车安装新一代GPS系统,其中配备摄像头。随后,该市法制办称其违反当地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暂行办法,涉嫌侵犯乘客个人隐私,上述摄像头被全部拆除。该市法制办进一步表示,照相也在制止之列。日前,记者联系重庆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对方告知,近两年来,主城区1.4万辆出租车已全部安装带有录音功能的智能终端设备,是根据交通部试点免费安装的,没有更多反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