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兴镇3万工人上下班的路畅通了

 

来源: 解放网 | 2015-11-13 10:22 | 作者:董齐兴

  解放网(本报记者 傅贤伟 王海燕)承载3万产业工人进出的江南大道终于畅通了。下午5时许,江南大道一隅,着蓝色工装服的产业工人如潮水般涌出,壮观中不失有序。“若在一年前,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摊贩扎堆,10多米宽的马路竟然开不进一部车!”

  这是困扰长兴镇10年之久的顽症。每天,流动摊贩大军从四面八方向江南大道集聚,满足了企业员工、周边居民消费需求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摊贩垃圾乱扔、污水乱倒,还侵占了大半条道路。顽症难破,“面子”和“里子”的矛盾如何协调?崇明长兴镇曾为此大伤脑筋。而如今,江南大道却变了模样,无序设摊和交通拥堵均有明显改善,工人上下班之路不再遇到“肠梗阻”了。

  这些马路摊贩去哪儿了?

   

  不能只见“市容”,不见“市场”

   

  江南大道是江南造船厂3万余员工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两年前,记者曾到江南大道采访,见识过这条大道的喧嚣与拥堵。

  从早晨6时到晚上21时,整条大道一直被摊贩占据。下午5时到6时半,是人流最高峰,餐饮、水果、百货、蔬菜、水产、肉禽等摊点参差错杂,菜叶、菜梗随处扔,无照经营、乱停车猖獗,叫卖声、喇叭声乱成一片。

  江南船厂职工陈太阳说,企业员工对这些摊贩又爱又恨,上下班的路就像“冲锋陷阵”,可也时常会光顾几个小摊,吃个大饼油条、买几把青菜。“毕竟价格便宜、又方便。”

  为治理拥堵,镇上和县城管中队时常进行联合执法,可收效甚微。流动摊贩与执法者玩着“你赶我跑、你走我来”的游击战术。检查一结束,又纷纷冒出来。拉锯战反复上演,使得管理者不断反思其执法困境。镇党委书记邱水华说,以往的执法只看到了“市容”的那一面,而没有考虑“市场”的这一面。

  长兴镇是外来人口大镇,工业迅猛发展导致大量流动人口涌入,而越靠近江南船厂、振华港机、沪东船厂等大企业的地方,人口就越密集。江南大道就是其中典型的人流密集区域:马路这头是工厂集中之地;马路那头,则是企业职工扎堆的宿舍。虽有职工食堂,但企业职工需要多元化的消费需求。而当初的规划,配套的商业并不完善,甚至处于严重缺失状态。“市场旺盛的需求自然给了摊贩生存空间。而流动摊贩的马路经营又恰好满足了企业员工和当地居民并不太高的生活需求。”

  “巨大的市场需求摆在那儿,一味的‘堵’显然不现实。”邱水华说,要破解流动摊贩管理难题,现阶段不可能简单地一冲了之,而是要人性化地因势利导,变无序为有序,变流动为固定。经长兴岛开发办、长兴镇党委政府多次研究讨论,最终确立了“疏堵结合”的原则,决定在江南大道沿线设立五个便民疏导点,引导流动摊贩入场统一规范经营。

  副镇长陶溶告诉记者,这些疏导点都建在公共场地及闲置空地,划分蔬菜类、水果类、水产类、肉食类、百货类、餐饮类、冷菜类等不同区域。“我们广泛征求了江南大道上游商摊贩、企业员工以及周边居民的意见,并综合考虑了市容、人流、交通以及安全因素,科学灵活设置临时疏导点。”

   

  没一个摊贩通过关系进来

   

  疏导并未如想象中那般顺利。原来的摊贩主要集中在新兴支路到兴坤路之间。据统计,江南大道零号门至四号门全长3.8公里,沿线有常驻摊位427家,其中早饭摊位154家,中午摊位65家,晚上摊位208家。

  “我们采取就近疏导的原则,摊贩原来在哪里,就去附近的疏导点。”临时疏导点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陆水祥说。开始摊贩不买账。五个疏导点中属零号门B点位置最好,摊贩争着想占一席之地,疏导办来现场调查时,摊贩们争着塞钱。“我跟摊贩说,我们一视同仁,谁塞钱,就不要进场了。”

  为了以示公平,摊位分配采取摇号抽签方式,摊贩按经营类型分别到水果、蔬菜、饮食、水产等区域排队抓阄。长兴镇城乡管理中队、大联动等部门在五个疏导点设置了便民服务点,现场为大家办理准入审批手续。最终,5个疏导点没一个摊贩通过关系放进来。

  人性化的疏导并不意味着“大开绿灯”。临时疏导办制订了明确的管理细则,和摊贩“约法三章”:要在指定区域内按要求经营,不准超时经营,不准超越界线摆摊设点;早点、小吃等餐饮摊点还要出示《健康证》等证件;对摊贩实行“犯规驱逐制”,对不服从管理的,犯规经营的摊贩,采取取消疏导点内营业资格等处罚。

   

  补足配套短板是长久之计

   

  一开始,也有反复和回潮。疏导办去B处疏导点巡查,发现有个摊位全部封了,里面放着赌博机、游戏机,显然他准备做赌博生意。陆水祥把这个摊贩叫进了办公室,没收了他的准入证。“对不良信誉的人,我们不会再给他机会。”

  江南大道变得畅通清洁了,可不断有人来此碰运气,甚至一些区的摊贩不远千里赶来摆摊。“疏导点建设不能只在 ‘疏’字下功夫,要疏中有堵,堵中有疏。”佩戴袖章的联动队员在江南大道实施蹲点值守。不过,有了疏导点后,这样的巡逻执法和以往不一样了。以前,摊贩无处可去,执法一松就卷土重来。如今,想挪位的摊贩死了心,来摆摊的外区人也撤走了,更多摊贩觉得安定而踏实。

  江南大道的前后变化,产业工人感受最真切。“我们是得益者。”陈太阳说,企业员工上下班不再为拥堵所困扰,也照样可以逛逛小吃摊。

  “短期内,我们尊重市场规律,疏堵结合,一如既往抓好五个疏导点的长效管理;而从长远来看,岛上的交通、商业等公共配套服务依然是短板,临时疏导点只是过渡阶段,我们还是要尽快补足完善这里的商业配套。”镇长沈利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