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制造应率先承接国家战略

 

来源: 解放网 | 2015-11-13 10:22 | 作者:董齐兴

  长三角制造肩负国家使

   

  记者:一段时期游离后,无锡再次把目光移到曾引以为傲的制造业上,如何看待这一回归?
  郁鸿胜:顺应发达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发展态势,长三角许多城市都曾将发展现代服务业作为产业转型的首选。服务业的能级差异很大,但制造业不一样。一个城市如果引进的先进制造业是世界一流水平的产业,那个城市就会从原来的不那么发达迅速迈向发达城市。但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由地缘经济水平决定,它受经济、社会、人口、资源和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所以,如果一个城市超出地缘环境,提出好高骛远的服务业目标,就很难实现。我认为,无锡再次把目光移到制造业上,运用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加速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是棋高一着。

  记者:美国重返亚太、欧美再工业化、德国提出工业4.0,纷纷力推制造业战略。这背后,仅仅是发展本国经济吗?

  郁鸿胜:从短期看,发达国家再工业化是解决就业问题,从长远看是抢占科技创新的战略制高点。没有制造业就没有科技创新,高科技掌握在谁手里,谁就有制造业的主导权。那些拥有高科技的发达国家,只需在科技进步中变换一下产品路径,就能影响一个产业的生死存亡,数字化使得柯达胶卷退出历史舞台就是例子。长三角是全球的制造业基地,要利用这个优势,形成我国城市群的区域性创新中心,这也将助推上海科创中心的建设。

   

  科技创新重视颠覆性技术

   

  记者: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投资生命科学、智能技术、大数据等。欧美的再工业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吧?
  郁鸿胜:新型制造业是和高端技术融合在一起的,航空航天、海洋、生物医药等等,我们对这些还仅停留在认知层面,一听制造业就摇头,觉得冒黑烟、有污染的惯有概念。我们要从国家战略层面来看新型制造业。比如,由于美国有数千名科学家在研究与开发页岩油、页岩气技术,使得世界能源中心发生转移,在全球引发了新的能源革命,也引发了金融危机和战争。一个国家与地区要建立科技创新中心,前期需要有一个制造业中心。有制造业就有科技创新的需求,制造业的产业链可以拉得很长,产业链上有无数个创新点,这就是条件。
  记者:这一轮发展先进制造业的潮流,长三角地区会不会出现一些新的竞合?无锡过去传统制造业居多,近两年大力发展物联网、云计算、3D打印这些新兴产业,想实现提出的“四化”应怎么做?
  郁鸿胜:在竞合这个问题上,应该抱有百花齐放,允许竞争的态度。投资是市场行为,失败也是市场问题。对无锡来说,智慧的方法,就是搜集整理世界高端制造业的产业目录,再因地制宜发展。中国各地区制造业发展水平的落差很大,先进制造业其实并没有固定的内涵,要看城市的承受力。

  政府自己就是环境一部分

   

  记者:在无锡“产业强市”的过程中,政府应该做些什么?
  郁鸿胜:政府要做好环境。宽松的政策环境、生态环境、基础设施环境等等。新加坡综合竞争力强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环境做得好。通用的英语,国际接轨的财务、法律与管理。区域竞争力强不强归根到底看环境好不好,但是有些地方政府就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环境的组成部分,总把自己当作主人。实际上上什么产业,怎么创新,企业是主体。
  记者:由于城市化的快速推进,过去无锡建了很多新城,但有的并没实现很好产业导入,现在人口不足、负载也比较重。
  郁鸿胜:城镇化有三个概念要理清楚,就是产业城镇化、人口城镇化、土地城镇化,这三者比例科学,城镇化推进就会顺利。从全国来说,面临着土地城镇化大于人口城镇化,人口城镇化大于产业城镇化的问题,土地已经变成城镇建设用地了,农民也变成城市居民了,但是没有产业,这对于城市稳定有很大影响。怎么办?制造业能给无锡这些新城“第二春”。工业发展具有“植根性”,它不像服务业,流动性比较大,它一般能扎根在一个地方,稳定地贡献就业人口、税收和周边的小环境,一个大厂往往比得上一个小的城市综合体。所以说,发展制造业可以一石二鸟,发展经济托起新城。

    

  采取“尾灯战略”重返制造业

  记者:现在中小企业家群体中依然存在对重振制造业信心不足的情况,这可能是制约未来发展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郁鸿胜:的确,对于企业家而言,他们先要生存才能发展,如果创新不能带来效益,他宁可手工敲打也不会投入精力去提高技术。对一些做了十几年的传统中小企业而言,改革就是未知数,他们不愿意去冒这种风险。不仅无锡,整个长三角都面临企业家缺乏创新动力的问题,以及企业家传承问题。
  其实,老一代企业家对制造业的感情甚至比年轻人还要深厚,他们愿意改变,但是看不清未来的方向。因为环境没有让用好材料、新技术的企业得到市场认可,所以他们不敢轻易尝试,这正是政府应该加把劲把环境做好的地方。
  记者:以前谈互联网经济时,大家会提弯道超车,这一轮重返制造业是否也有超车一说?
  郁鸿胜:超车有两种,大家熟知的一种叫弯道超车,还有一种叫尾灯战略。不超车,紧跟在后面,不做第一,但是不会走错方向。中国新一轮制造业发展应该采用尾灯战略。看得见,掉不了,因为我们创新不够,在制造业上还没有话语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