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朴树的诗歌里是世俗烟火

 

来源: 京华时报 | 2016-11-28 09:36 | 作者:爱地人

原标题:朴树的诗歌里是世俗烟火

11月25日,随着朴树神秘单曲《Baby,До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的上线,今年文青圈的压轴爆款单曲,终于现身了。当然,这同时意味着朴树的第三张专辑,还得再等等。

如同小时过年期待新衣那样期待一个歌手的一首新歌,这种感觉确实已经久违了。除了“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这样的时代富贵病之外,也和现在的歌手,无法再给人一种音乐上的惊喜和愉悦,继而让我们产生相应的期待值有关。即使现在的乐坛表面看起来更繁荣曲风更多、跨界更狠,但大多数玩的还是套路。

朴树的新单曲《Baby,До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当然不会让所有人满意,但说这首歌曲让人失望,要么是和朴树本身的音乐八字不合,要么就是对他这几年受追捧的现象,有着先天的偏见和抵触。

的确,朴树和窦唯这两个名字,几乎是这几年最被文青津津乐道的音乐人,因为他们两人有着特别的个性,有着迥异于主流乐坛的个人价值观,经过媒体渲染的有关他们贫穷和困窘的新闻,更让他们成为了理想主义的化身。让无数已经在现实面前屈服和低头的人们,将他们假想成另一个自我。这其实也是另一种偏执,离音乐太远,很容易迷失自己对音乐的判断力。

就《Baby,До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这首作品来讲,它同时融入了雷鬼的节奏和俄罗斯民歌的旋律,这种异域化的音乐氛围,在朴树的创作史上有迹可循,比如说《生如夏花》《白桦林》都是比较有特点的例子。

而和前两张专辑那种阴郁和神经质的气质相比,从《平凡之路》开始后的朴树,实际上于音乐上已经开始放晴。虽然还有内心的纠结,但整体上的色调已经变得更为柔和。只不过相对于许巍从《在别处》到《时光·漫步》的变化,朴树的转变要更为隐忍一些。即使在用词上,新单曲里借用马致远“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诗句,与《在木星》里那种“亦归来亦归来”的表述,也同样越来越有东方的情韵。

《Baby,До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里的达尼亚是谁,将会是接下来文青们关心的重点。当然,其实这并不重要。她即使不是朴树的“那些花儿”之一,也是许多人的“那些花儿”之一,甚至可以说是生命中某位女生、女孩和姑娘的意象。朴树并没有变得高深莫测,他依然还是通过一位女孩、一个名字、一座城市、一片黑夜、一些欲望,轻轻将命运的话题提起又放下。由此,轻轻触动无数听者的命运,感同身受并空虚悲哀。

其实,朴树一直以来都不是具有作品深度和广度意义的歌手,至少没有达到罗大佑和崔健那样的高度。朴树的创作从来不以哲理、思辩取胜,所以他从来不是教父。朴树的音乐魅力,还在于将生活艺术化,将平凡小人物的境遇不自觉的文艺化,从低处的生活中,压榨和提炼出文艺的精华。朴树是将世俗生活过得像诗歌一样的人,但他的诗歌里却没有白衣飘飘,而全是世俗烟火,尤其是作为平凡小人物个体的敏感、自恋、伤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