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者林谷芳:归零,乃有无限的可能

 

来源: 解放网 | 2016-02-02 18:23 | 作者:刘璐

归零
归零

归零

  解放日报 解放网讯(记者 刘璐)

  台湾著名禅者林谷芳与大陆媒体记者孙小宁合作的作品《归零》,近日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禅,是生命的归零,因归零,乃有无限的可能。生命事,只“我生、我爱、我死”,可世人却尽多在此缠缚,须得返观自照,才能破茧而出。该书以对话体形式呈现,用禅宗的生命智慧,应对现代人的惶惑、困扰、焦虑、缠缚,可谓“叩者无所不问,应者无所不答”。话题涉及人际、友谊、财富、命运、爱情、孩子、艺术、宗教、美与岁月、修行与生活等现代人生活的诸方面。书中的应答啐啄,是禅家境界现前的活泼对应,直指日常功用的随处安然,但都不在提供一答案,只在提醒读者:回眸处,满目青山。

  据悉,此次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林谷芳作品,包括禅系列(《归零》《一个禅者眼中的男女》《画禅》《千峰映月》)和文化系列(《十年去来》《又·十年去来》)。后续作品也即将面世。

  

  附本书序:

  序回眸处,满目青山

  林谷芳

  禅,是生命的归零,因归零,生命才有无限可能。

  归零,体现在公案话头、机锋转语,它生杀同时,让人葛藤顿销。

  归零,也体现在日常功用,既无限可能,乃必有生活的现前对应。

  禅,活泼泼的对应,活生生的生活。

  可我却不曾想过要写一本生活禅的书。

  不写,不因它无法体现孤轮独照的绝待、两刃相交的截然。

  不写,也不因它缺乏机关不露的绵密、兵法严厉的森然。

  不写,是因写的人太多,可依文解义的结果却只能让人死于句下。

  不写,还因写的人多非行者,无有境界现前的勘验。

  不写,更因写的人总在提供一种立场,远离了禅归零的原点。

  禅举药毒同性,一个答案,用在此人是药,用在他人是毒;

  一种说法,放在此时是药,放在他时是毒。

  也因此,禅从不提供一个固定答案,它强调解套的关键还在你自己。

  所谓生命的智慧,

  其实就在当事者能否就自身与事物的关联起观照,

  能否识得自己应事对物的临界点。

  正因如此,先前的不写,为的是禅者的如实;

  如今的写,却也缘于同样的如实。

  如实,是因书中的应答啐啄并不在提供答案,

  它只在提醒你,“回眸处,满目青山”,你能返观自照,生命自有一转。

  而禅者那不离生活、超越生活又回归生活的种种也就在你眼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