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

 

来源: 新闻晨报 | 2016-11-27 10:42 | 作者:顾文俊

  制图/张继   

  顾文俊

  革命意味着叛逆,但不是无缘由的叛逆。当一个人为了大众的福祉和社会的正义,不惜以弱对强,以少对多,与权力阶层进行矢志不渝的抗争,这样的抗争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将被载入革命的史册。在这史册中,菲德尔·卡斯特罗无疑是一位“老兵”。
  那时的菲德尔才32岁,就已经集总司令和总理职务于一身,当他穿着军装、叼着雪茄,同格瓦拉并肩站立在人民中间,真可谓男儿气概、英雄少年;他用不到6年时间,带领起义军推翻与美国合谋的巴蒂斯塔政权,此后更是旗帜鲜明地与美国霸权主义抗争到底;那时的世界也正年轻,左派思潮在东西方风起云涌,法国哲学家萨特、美国小说家海明威、智利诗人聂鲁达都曾不遗余力地奉献出笔墨和才情,讴歌卡斯特罗和他领导的革命。
  每当人们说起他的英勇事迹,最津津乐道的要属1961年那起猪猡湾事件。当年3月,肯尼迪建议与拉美国家建立争取进步联盟,对抗古巴革命,4月,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训练和武装的1500名古巴反革命分子在猪猡湾的吉隆滩和长滩登陆,却在72小时之内被击溃,1200人被俘。6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告知识分子书》中说:与革命站在一起就拥有一切,反对革命就没有一切。在1960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他破纪录地发表了长达4小时29分钟的演说,痛斥西方的战争哲学,那次会后他第一次与赫鲁晓夫会面。
  与美国结束宗主-殖民关系,与苏联恢复外交,并没有改变古巴依附大国的命运。1962年的“十月危机”就是明证。在苏联要求下,古巴曾经同意秘密部署核武器,以便挫败美国入侵古巴的计划,但当肯尼迪命令海上封锁古巴之后,莫斯科却在未同哈瓦那商议的情况下,答应撤出导弹。古巴这样一个主权国家的安全在美苏之间成了一个可以被任意拨动的筹码,再伟大的理想,也会有受挫的一刻。
  不仅如此,当年,美国对古巴实行全面经济制裁,导致古巴不得不倒向苏联,然而随着形势的变化,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收紧流向古巴的资金水龙头,同时也停止了对古巴的军事援助。苏东剧变殃及池鱼,古巴陷入经济危机,之后的4年,GDP下降35%,进口狂跌75%。
  “革命不是玫瑰花床,革命是至死不渝的战斗”,年轻时候的菲德尔曾以满腔革命乐观主义情怀这样告诉他的追随者们。也许,在40多年的辛苦执政后,他有过暗自的忐忑与彷徨,但直到剧变的前夕,菲德尔仍对外坚持说“就算苏联不复存在,古巴革命还将持续下去”。
  所幸通过与西班牙接近、与欧洲靠拢,古巴慢慢地走出了危机。
  再伟大的英雄,也会有逝去的一天。
  当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去世,我们总是习惯于说: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事实上,在很多年前,当他默默地脱下军装,换上一身轻便的运动服,这个世界就已经告别了他的时代。雄鹰坠落,人们仰慕它高傲飞翔时的姿态,却很少知道它临死前的模样:是静卧在窠穴里闭上昏花的双眼?还是最后一次扑棱翅膀、仰天长啸?
  被誉为“加勒比雄鹰”的卡斯特罗是一个典型的革命者,走过漫长的一生,他说:“那一天终会到来,但如果古巴共产主义的理念能够充满热情和尊严,能够生产人类所需的物质和文化产品,这种理念就会继续存在”。历史并没有如果,时间之风会带着我们去往该去的方向。在新的形势下,古巴的经济和社会正在发生又一轮转型。晚年的卡斯特罗把权力交接给了他的弟弟,在他的弟弟之后,又会有更年轻的人接力。至于会不会接过革命理想的衣钵?这恐怕是世人最想问的问题。看看古巴官方通讯社是怎么回答的:
  问:没有了卡斯特罗的古巴,今后会怎么样?
  答:“他的革命事业还在继续进行。”


相关阅读